看一群老爷们儿集体撒娇

本报上海专电昨日,第1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产业论坛推出“华语片的救赎之道”的主题,贾樟柯、张元、王小帅、陆川、管虎、娄烨、乌尔善等青年导演齐聚一堂,对国产电影目前存在的问题、面对的困难及以后的发展方向进行分析。比如王小帅痛批盗版,张元怒斥审查,陆川想和好莱坞拍同样的题材……而这几点都是冯小刚在前一天的《一九四二》发布会上炮轰过的,现场有记者小声嘀咕:“冯小刚不都批过了吗?票房不好全赖自己,他们几个还讨论啥?”

张元说:“如果审查制度问题不解决,又不进行分级,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伤害观众的,我觉得这是目前影响中国电影的制作发行的最大问题。”

娄烨也迫切呼吁尽快推出分级制度:“分级是个老问题,我们能不能保护一下未成年观众,这个问题10年前甚至15年前就已提出来了,而为什么一直等到好莱坞进来了,我们再重说这个问题,为什么不能逐步解决,为什么到现在中国电影都快死了再重新说这些问题?”

王小帅说:“我在跑《我11》宣传时,很多城市都是零票房,现在网上有盗版高清下载可以看,而我无能为力,所以在复杂的心情之下坚持把它做完,1000多万对这样的片子就够了,因为回来一部分成本,再加上电影频道、网络视频,收回成本绝对是够的,而且有盈利的,所以我对这样的电影还是有信心,只是在未来我们需要找到更好的办法。”

面对好莱坞这个强有力的对手,众导演反倒显得很理性,认为好莱坞电影对中国电影创作者是一次强有力的冲击。

乌尔善说:“好莱坞电影有两点很重要,第一是尊重观众,他们了解观众需要什么东西。第二是他们尊重电影,他们一直在保持工业水准,这让我非常佩服。”因此《画皮2》以好莱坞电影的工业标准为标杆,乌尔善试图把商业电影讲述得有文艺情怀,再加上电影技术的品质。

陆川则认为应该给予中国电影和好莱坞电影一样的竞争平台,“好莱坞可以拍什么,也允许我们拍什么,让我们有正常竞争的机会。我们对抗好莱坞实际上是在不同层级上的对抗,我们不可能打败他们,但是我们可以有尊严地跟他们比试一把。导演要克服撒娇的心态,这次不能再撒娇了,要长大,以前花老板覃宏的钱我觉得是应该的,因为我给他很多东西,但是慢慢走下来我也很心疼他,通过《王的盛宴》,我会改变创作方法,我会用工业方式做下一部电影”。

如果做到冯小刚那个份上,闭着眼睛就能想到观众喜欢看什么,什么题材能过审,老板才能放心把钱交给你。但台上这哥儿几位,谁能叫老板放心?娄烨被禁了5年,刚复出;张元还就当年的《我爱你》挣了点钱;王小帅的《我11》虽说没大赔,也着实伤了进军商业市场的心;管虎的《杀生》也赔了;混得最好的就是乌尔善和陆川了,前者的《画皮2》还等着市场检验,后者的《王的盛宴》也不一定啥时候上映呢。所以就容忍他们找理由吧,于是台上的青年导演们义愤填膺地抨击着,台下的记者在微博上逐句反驳。

终于明白花人家钱不好意思了?终于知道自己是撒娇了,还是一帮老爷们儿集体撒娇!有意思的是,在他们集体吐槽兼撒娇的时候,台下某个角落里,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聆听,他就是韩国导演金基德——唉,要是让这么一位文艺、商业并举的大导演听我撒娇,不如一头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