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的中锋不好当“9号”魔咒事出有因

不堪回首的蓝桥岁月告一段落,卢卡库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梅阿查,将破除蓝军9号魔咒的重任交给了后来者。作为一种淘汰率惊人的高危职业,蓝军的中锋位曾经吞噬过无数球星。阿布时代的蓝军从始至终都在致力于风格建设,数位名帅带来过截然不同的战术理念,居于阵型顶端的中锋成为“动荡”时代的牺牲品。

以阿布拉莫维奇入主切尔西为起点,现代足球进入了金元时代。球员流通日益频密,数据分析全面介入,经纪人和第三方势力无孔不入,转会工作变成了一门融合了金融学、统计学、管理学和心理学知识的交叉学科,昔日的主帅负责制无以为继,体育总监/经理的出现契合了社会分工日益细化的时代背景。

阿布时代的体育总监,不仅是球员交易的幕后推手,还是联系老板与俱乐部的纽带。肯扬&阿内森组合没能维持多久,埃梅纳诺在为蓝军青训系统和“出租车”计划打好基础后选择离开,转会的最终决策权由格拉诺夫斯卡娅掌握。

自肯-贝茨与阿布拉莫维奇完成权力交接以来,切尔西便偏离了新老板的预期轨道,昔日高举文艺复兴大旗的先锋球会一度成为了功利足球的代言人。二十年来,切尔西始终没有放弃追求竞技成绩与风格建设的双丰收,斯坦福桥见证了各种不同风格教练的起起伏伏,崇尚进攻的教练要解决低位防线的弊端,实用主义教头要在阵地战中拿出更多的想法,位居阵型顶端的中锋成为“冲突”的前沿。由于主帅在转会中的话语权非常有限,这种矛盾往往会随着赛季深入而激化。

穆里尼奥带来的双边锋433阵型冲击了英超旧秩序。在罗本、达夫和乔-科尔身边,德罗巴最初只是配角。

2004年夏窗,拉涅利离职,穆里尼奥成为了阿布时代的首位教练,蓝军走上了与后来的巴黎圣日耳曼、曼城截然不同的道路,即先追求竞技成绩,后再考虑风格建设。穆里尼奥将守转攻阶段视为制胜时刻,深度防御能够释放反击空间,催生出兼具锐度和效率的进攻。有别于“踢而优则教”的主帅,穆里尼奥缺少球员时代积攒下的比赛代入感和进攻想象力,“无球”防守可以依靠精细的训练和部署得到提高,“有球”进攻就需要仰仗于明星球员的灵感。

在罗本、达夫和乔-科尔的身边,德罗巴承担起了突前压制和背身做墙的重任,很好地扮演了进攻支点的角色,彰显了新时代433阵型的演进思路。穆里尼奥时代的边锋群分崩离析后,安切洛蒂以擅长的442阵型改造切尔西,德罗巴在其麾下成长为英超射手王,展现出了杰出的战术适应能力。

由狂人引领的边锋时代被摁下了暂停键,安切洛蒂带来的442阵型是一种“复辟”,在这个没有专职边锋的体系中,双前锋得到来自中场的支持,凯日曼、克雷斯波和舍甫琴科没赶上好时候。

在古典前腰逐渐谢幕的过程中,组织重心后移,边锋主导进攻,中锋不再拥有无限开火权,凯日曼和克雷斯波在英超赛场表现挣扎不是意外。舍甫琴科在而立之年闯荡英超,却无法像当年的佐拉、维亚利和迪马特奥一样“技术扶贫”,这其中既有主帅在战术选择方面的问题,也是时代更迭的必然,英超的大陆化进程已进入了新阶段。

在利物浦的后三个赛季,托雷斯缺席了1/3以上的比赛,连续的受伤导致其逐渐失去了速度和爆发力,处理球时的信心严重受挫。贝尼特斯打造的青年军以积极的跑动拓展进攻路径,这让托雷斯在前场获得了较大的空间,二进宫的穆里尼奥则带来了另一种用兵思路。

当发现托雷斯无法应付阵地战的压力时,穆里尼奥要求他回撤掩护两侧的边锋冲击对手,达到了扬长避短的效果。2013/14赛季,蓝军展现出两副面孔,他们在Big6内战中无往不利,面对中下游球队时却不能稳定拿分,以托雷斯为轴心的进攻体系精于反击制敌,却难以在阵地战中提供稳定输出。2014年夏窗,埃托奥、登巴巴和托雷斯相继离队,迭戈-科斯塔成为了推动蓝军风格变迁的关键角色。

2014/15赛季,由穆里尼奥推动的拉丁化改革半途而废,最终“蜷取”夺冠,迭戈-科斯塔展现出了新时代优秀中锋的素质。

从巴西贫民窟内开启足球生涯,辗转布拉加、巴拉多利德、巴列卡诺、阿尔巴塞特和维戈塞尔塔等队后才崭露头角,长期租借的漂泊经历赋予了迭戈-科斯塔极强的适应能力,为生存而战的信念铸就了其强悍而坚韧的性格。拥有精良的射术和出色的跑动衔接能力,迭戈-科斯塔不仅能够依靠个人能力解决问题,还可以与身后技术型球员形成互动,参与到中前场逼抢和定位球防守中。

从双前锋体系中的僚机到单箭头阵型中的支点,迭戈-科斯塔展现出了强大的适应能力。

2014/15赛季前期,法科组合效率惊人,早早地奠定了联赛争冠的基础。2015/16赛季,切尔西陷入动荡,迭戈-科斯塔依然在英超赛场取得了12粒进球。2016/17赛季,孔式蓝军席卷不列颠战场,迭戈-科斯塔以35场20球的输出再次兑现了身价。孔蒂能够以三中卫体系颠覆英伦足球文化,抹去了穆一期的痕迹,为后来的图赫尔改革奠定基础,迭戈-科斯塔功不可没。

曼联时期的法尔考便已失去了立足于豪门的能力,引进“病虎”显现出了蓝军主帅与总监在引援方面的冲突。

在迭戈-科斯塔征战英超期间,其昔日的搭档法尔考也曾短暂为蓝军效力。经历了多次的伤病打击,法尔考在场上严重缺乏信心,这在其拙劣的背身做球过程中可见一斑。没有足够强壮的身体作为支撑,这种矮个中锋的脚下技术根本无从发挥。同时期作为替补的雷米和帕托同样令人失望,威廉和阿扎尔肩负起了带领蓝军走出困境的重任。

擅长头球得分和推动反击的球风颇具英伦范,蓝军队内有很多经验丰富的西班牙球员传帮带——莫拉塔原本有望接过迭戈-科斯塔的衣钵,粉碎缠绕蓝桥多年的9号魔咒。可惜的是,由于不适合单箭头角色,对越位时机的把握和高对抗时的脚下球处理能力都不过关,莫拉塔在不断“吐饼”中信心尽失。2018年夏天,莫拉塔在双胞胎儿子降生后,将自己的球衣号码从9号改为29号,却依然无法为自己的英超生涯带来转机。

欧联杯淘汰赛阶段,萨里放弃了程式化的传控打法,围绕吉鲁打造“中锋阵”,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2018/19赛季冬窗,32岁的伊瓜因选择闯荡英超,重蹈了当年法尔考的覆辙。在双线冲刺的关键阶段,萨里开发出两套阵容,阿扎尔领衔的无锋阵应付Big6内战,以吉鲁为支点的中锋阵在欧联杯淘汰赛阶段肩负重任。当发现教条化的“Sarri-ball”无以为继时,萨里打造了立体的前场轮转架构,由吉鲁提供高点支撑,阿扎尔负责持球突击,佩德罗进行无球穿插,以侵略性很强的中锋战术赢得欧联杯。

从切尔西在阿布时代的压迫区域分布中可见,切尔西近年来已经完全摆脱了过往依托低位防线的打法,追追潮流研习压迫式反抢的趋势愈发明显。

兰帕德时代的切尔西先是遭遇转会禁令封锁,后又在解封时展开了大规模豪购,在这个过程中,亚伯拉罕失去了主力位置,哈弗茨成为突前箭头。图赫尔上任后明确了围绕前场小快灵组合主打压迫的战术,重启孔蒂时代的三中卫体系,连续击败强敌后斩获欧冠。

卢卡库看起来是解决蓝军锋无力问题的答案,却不是能够满足图赫尔体系要求的合格支点。2021/22赛季初连战利物浦和曼城,卢卡库在与高水平中卫的对抗中频频露怯,不仅无法在攻坚阶段发挥作用,还影响了球队整体跑动和压迫。赛季中期,为了解决“两翼尽废”后的进攻困境,图赫尔又给了卢卡库机会,换来的却是令人失望的结果。卢卡库无力摆脱蓝桥9号魔咒的缠绕,还在场外还闹出了诸多负面新闻,昔日以憨厚老实著称的球员竟成为了切尔西更衣室内的定时炸弹。

一位愿意为足球付出全部热情的老板,数位业务能力且职业精神突出的主帅,无数能力不凡且球风极具特色的球员,他们联手成就了属于切尔西的黄金时代。在这个过程中,德罗巴、迭戈-科斯塔和哈弗茨之间的传承昭示了现代足球发展潮流,凯日曼、舍甫琴科、托雷斯、法尔考、伊瓜因、莫拉塔和卢卡库因各种原因未能兑现身价,中锋位置上的“成王败寇”成为探究阿布时代蓝军兴衰的一条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