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国外追捧过的大师:德国大仙忽悠丘吉尔

随着王林的“人脉网络”和“金钱帝国”浮出水面,一条由“隔空取物”、“空盆变蛇”这些类似杂耍手段包装出的“气功大师”的上升路径展现在世人面前。巧舌如簧又能“妙手回春”的王林在赢得各路明星和一些高官的“敬仰”时,也赚得金银满盆。

王林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言不惭地说,全世界人民还是认可他的。也许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使在国外,也有如王林这般的人存在,通过对某种“信仰”进行包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把王林的招数放在格里戈里·格拉博沃伊面前就会显得有些不够看了。格里戈里是“致力于”让所有俄罗斯人长生不老的“志愿传播格拉博沃伊学说党”创始人,他不满足于当“大师”,而要做“三位一体的活上帝”、“再次降世的耶稣”、“先知”、“神医”和“救世主”。当然,格里戈里“大师”什么也没做成,而是因诈骗罪在2008年被判入狱11年。

格里戈里的判决书显示,2005年——2006年间,他承诺帮助受害人消除他们生病亲人的病痛或者让他们已经去世的亲人“复活”。每个求助者须向其基金会支付3.9万卢布才能参加相关讲习班,聆听讲解治病方法和“复活术”。讲习班之后,那些期盼“奇迹”早日发生的人,将有机会接受格里戈里的当面指导。2004年发生的“别斯兰人质事件”中,格里戈里曾对遇难儿童的母亲承诺可使他们的孩子起死回生,骗取死难者家属1700美元。

等待着格里戈里的却是法院的一纸判决。2008年7月2日,莫斯科的一家法院宣布格里戈里与同伙的“巨额诈骗”指控成立。除去牢狱之灾,他还被处以约合4.3万美元的罚款。

作为阿奴萨拉瑜伽的创始人,约翰·弗兰德曾是美国备受推崇的瑜伽大师。弗兰德在70多个国家拥有60万练习者。随着去年年初弗兰德的性丑闻曝光,这位瑜伽大师跌落到骗子的行列,而且还是“骗色”。

一个网站揭露弗兰德与六名女性成立了名叫“闪耀的太阳光”的组织。在仪式中,以禅修为名,行性骚扰和滥交之实。每个人都脱得只剩内衣,然后互相亲吻,滥交和吸食也是常有的事情。弗兰德曾经的红颜知己埃琳娜·布劳尔表示,圈内人士都知道他对女性有特别嗜好,而且他也十分热衷“派对”和“玩乐”。

1986年,弗兰德辞去原本安逸的工作,遍访瑜伽名师,并融入自己的见解,最终创立了阿奴萨拉瑜伽,意为“优雅的流动”。由于一些女性学员揭发了瑜伽性丑闻,弗兰德的大师形象就此幻灭。随着几十个阿奴萨拉瑜伽教练辞职,弗兰德的瑜伽帝国面临崩塌。

在尼日利亚最贫困的东南部,人们相信巫术力量。奥斯拉斯打着巫术的旗号将尼日利亚贫困地区的孤儿骗到英国。他们却遭受了贩卖儿童团伙的、。奥斯拉斯告诉这些女孩,如果试图逃跑或泄露内情,将死亡或不能生育。奥斯拉斯14个月期间,至少贩卖28名受害者。他也因此赚取了150万英镑黑心钱。奥斯拉斯被英国地方法院判处20年监禁。

王林打了一出“与高官合影牌”,而他可能不知道,早在二战时期,就有骗子冒充占星师“忽悠”上政府高官了,比他更能“指点江山”。英国情报部门在2008年解密的一份文件显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曾雇佣一个名叫路易斯·德沃尔的占星师预测战况,甚至还派这名占星师动员美军参战。但当年的情报人员表示,所谓占星术都是故弄玄虚,而这名占星师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德沃尔生于德国柏林。1935年,具有犹太人血统的他因担心迫害逃往英国。德沃尔分别于1937年和1938年出版自传《我追随着我的星辰》和《宇宙情报局》,自称具有占星神力,曾应一位西班牙公爵夫人之邀向英国外交大臣哈利法科斯解读希特勒的星相,并由此名声大噪。

德沃尔被吹嘘得神乎其神的超能力引起英国情报部门高层官员查尔斯·汉布罗的关注并决定聘请他。然而德沃尔的占星预言非常空泛,基本没派上用场。汉布罗后来在文件中写道:“如果我去数数他预言成功的次数,毫无疑问我将同时发现更多次预言不准的情况。”

1941年,时任英国首相丘吉尔虽然不信占星术,却临时给了德沃尔一个上尉军衔并把他派到美国,希望借他占星家身份说服美国人,出兵打败德国。然而美国人也不怎么听得进德沃尔天花乱坠的占星术,始终坚持中立。让他惊讶的是,回到伦敦,他在酒店的房间已被搬空,他所在的“部门”已经解散,负责和他接头的联络员也不见踪影。考虑到德沃尔流落民间可能影响曾让他占星的社会要人及情报机关的声誉,有关部门决定由军情五处继续出钱雇用他。(记者 杨春 实习生 许蕾)

看望国美苏宁虚拟运营商新疆官员为子办割礼地产商曾伟在美被捕男因买车票遭中国首拍球状闪电桂林万只红包无人摘掏空山体建电梯吸血鬼富豪国外洗钱落马官员网络猎艳中国游客泰国遇车祸网友“查岗”假日办擅闯驻港部队者受审春晚变老歌演唱会新疆果子沟发生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