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狂恋美国国务卿赖斯真心还是假意? 主角死了戏该散场了

有媒体报道,在访问期间,卡扎菲向赖斯赠送了一枚钻戒、一把鲁特琴,一个刻有自己肖像的小发盒,以及一本自己描绘第三世界理论的特别版“绿皮书”,这些礼品总价值为21.2万美元。

赖斯此次,是对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四国进行访问。此行的目的一是正式宣布美国和利比亚全面恢复外交关系;二是针对欧盟的“地中海联盟”,加强同北非国家的关系。

但令赖斯失望的是,对于美国意图将非洲司令部设在非洲国家的意图,卡扎菲并不感冒,而且警告赖斯:非洲不欢迎美国军事存在。

利比亚是赖斯此次北非之行的第一站,也是她此行的重点。自1986 年美国轰炸利比亚的黎波里和班加西,指控利比亚制造洛克比空难之后,两国关系便陷入了低谷。

后来利比亚同意对洛克比空难承担责任,并宣布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美国这才于 2004 年 6 月宣布同利比亚恢复外交关系。

美国和利比亚长期处于敌对状态,在一些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分歧很大,卡扎菲又以反美而著称,所以此次赖斯访问利比亚,卡扎菲邀赖斯到家中作客就显得很不一般。当时就有一些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卡扎菲为什么会邀请赖斯去自己家作客,是因为他爱上了赖斯!

赖斯从未宣称自己是独身主义者,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她有同志倾向,但她却一直独身。

曾有小报刊登过赖斯在斯坦福时与一个进步自由主义派女士有同性恋情,称两人过合买一套住房,并组成了一个稳定的家。但后来这则消息被证明是假新闻,赖斯和这位女士只是好朋友关系,与她们的性取向无关。

赖斯在大学阶段与来自伊朗的一位小伙曾坠入过爱河,不过这段恋情最终没有修成正果。有人开玩笑说,美国与伊朗现在势同水火,与当年那位伊朗小伙子得罪了赖斯有关。当然,这只是一个无厘头的笑话而已。

布什是赖斯仕途上的“贵人”,是布什提拔了赖斯,才让她一步步从国家安全顾问做到了国务卿。

斯曾开玩笑说布什是我亲爱的丈夫,奇怪的是,劳拉对她的这种玩笑并不在意,可能知道布什与赖斯之间不可能存在超越工作之外的情感吧。

曾有传言说加拿大前外交部长和赖斯关系暧昧,后来这个会议被证明是假的,两人纯属工作关系;又有传闻说英国前外交大臣斯特劳曾在赖斯的香榻上睡过,但这个传闻也没有证据去支撑。

土耳其有家报纸还披露,赖斯有个阿拉伯男朋,俩人经常在美国和其他地方秘密约会。伊拉克库尔德人网站甚至指名道姓地说,赖斯的这个阿拉伯男友是卡扎菲的长子赛义夫·伊斯拉姆。

这家伊拉克库尔德人网站透露,伊斯拉姆崇尚西方民主政治,曾多次劝说父亲放弃强硬态度,与西方交好,因此卡扎菲并不喜欢这个儿子。

赖斯曾说过,她不当国务卿后,将返回斯坦福大学执教,伊斯拉姆马上表示自己也将离开利比亚,去斯坦福大学进修,实在是过于巧合。不过从年龄上来说,赖斯比伊斯拉姆大18岁,要说两人之间会有爱情,绝大多数人是不信的。

2011年初,利比亚相继乱事件,卡扎菲又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恰在这时,卡扎菲接受了女记者科尔文的专访。

科尔文是《星期日》的战地记者,报道过科索沃战争、车臣战争,为了采访到第一手资料,甚至失去了一只眼睛。

可以说地球上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她的身影。她凭借在车臣和科索沃的报道,获得了国际妇女传媒基金会的勇气奖和英国最佳驻外记者奖,所以她的报道可信度是很高的。

面对卡扎菲,科尔文单刀直入地提问:“您看到那些抗议的人群了吗?”卡扎菲却毫不在乎地回答:“在利比亚,没有人反对我,利比亚的每一个人都爱戴我”。

聊着聊着,科尔文问卡扎菲:“你认为美国政府会怎么做,你想对美国说什么?”

卡扎菲笑了,他告诉科尔文:“我想告诉赖斯,我爱她。我想打电话给她,请求她下次上电视时穿上我最喜欢的绿颜色的衣服。”

看到面前吃惊的科尔文,卡扎菲有点得意:“我非常爱康多莉扎,因为她和我一样,是非洲的黑人。”

卡扎菲告诉科尔文,三年前赖斯访问利比亚时,自己就“怪异的迷恋”上了这位美国国务卿。卡扎菲当面称赖斯是“亲爱的非洲公主”,称自己为她感到骄傲。最后,他又重复了一遍:“我非常爱康多莉扎。”

科尔文了解卡扎菲,知道这位非洲狂人喜欢满嘴跑火车,于是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您这么爱她,可她却拒绝了您提出的和她在帐篷里会晤的安排,表示一定要在正式的官邸中与您会谈,你怎么看这件事?”

他强调说,当天晚上,赖斯可是接受了自己的邀请,到自己的私人厨房与自己共进晚餐,自己还送给赖斯一盘记录赖斯在利比亚外交活动的录像带,上面还有自己精心挑选的一首名叫《白宫里的黑色花朵》的歌曲,这是自己专门请人为赖斯创作的。

饭后,卡扎菲又送给赖斯一个带有自己肖像的小盒子,一枚钻戒和一把鲁特琴,赖斯没有推辞,全都收下了。

科尔文见卡扎菲有些不悦,而自己此次专访的目的,是想向世界介绍利比亚的局势,而不是扒卡扎菲的八卦,于是便换了个话题,不再问起有关赖斯的事了。

1954年出生的赖斯很幸运,因为她的父母都是思想开放的人。从一开始,他们就坚信女儿拥有神童般的天赋,希望她日后成为一个钢琴家,所以给孩子取名为康多莉扎,意思是甜美地弹奏。

40年后,赖斯的确没有让父母失望,虽然没有成为钢琴家,却成了美国的首席演奏员。

赖斯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告诉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不应该因为种族而受到歧视或者偏爱,任何东西都不是通过肤色或性别来决定的,而是通过个人的自身成就。

在学校读书的时候,赖斯曾跟随父亲参观过白宫,并在总统的办公桌前留影。从那以后,她就认定总有一天我会在这里工作。

1987年,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应邀来斯坦福演讲。在当晚的晚餐会上,他认识了赖斯,被她在政治方面良好的专业素养而折服,介绍她进入了布什的智囊团。

在小布什竞选时,赖斯加入了小布什的竞选队伍,并为他规划了外交政策的基本框架。对小布什来说,重用赖斯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赢得不同种族的选民。在竞选中,赖斯为小布什赢得了不少的加分。

2005年1月,赖斯出任美国国务卿,她是继奥尔布赖特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国务卿,完成了38 年前在白宫门前许下的诺言。

美国媒体形容她:不仅是布什总统的顾问,更是亲密的红颜知己。布什说赖斯就像一个妈妈,什么都管,“无论什么时间,无论面对什么事,她总是充分准备,精密筹划。无论多琐碎、多复杂的小细节,只要一到她手里就通通变得有条有理。”

不上班的时候,她喜欢在离白宫不到一公里的公寓里弹她的三角钢琴。她还是个健身迷,每天早早起床,举举杠铃,跑跑步。她的一举一动,都让人觉得潇洒大方,优雅自若。

但是她又是一个强硬派。因为不满埃及方面逮捕一名改革派政治家,她取消访问埃及的计划,并暂停了对埃及的2亿美元援助;

在加拿大政府宣布拒绝加入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计划后,她也取消了访问加拿大的行程;在访问沙特阿拉伯期间,她公开呼吁这个中东国家给予妇女选举权;

在视察约旦河西岸地区时,她注意到在建的犹太人定居点,于是警告以色列政府,新建定居点可能会违反美以去年达成的协议。

赖斯自己说过:“我自信、勇敢,爱自己的祖国,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好斗的公主。”

1969年9月1日,卡扎菲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成为了利比亚的新领袖。

2011年2月,利比亚爆发了动乱。8月20日,反对派攻下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卡扎菲本人则化装潜逃。

我们来看看当时的权威报道:据中新网转香港《文汇报》的消息,利比亚反对派日前攻陷卡扎菲的阿齐齐亚兵营,赫然发现一本相册,里面尽是美国前国务卿赖斯的照片,进一步印证“狂人”对赖斯的爱慕。

卡扎菲从不隐瞒对赖斯的爱慕。他在2007年接受半岛电视台专访时,还发表了“爱的宣言”:

“我支持我亲爱的黑人非裔女性。我爱慕她,她从容地向阿拉伯领袖发号施令的模样令我自豪……我十分爱她。我仰慕她,以她为傲,因为她是非洲血统的黑人女性。”

说实在的,卡扎菲情妇无数,如果说他被赖斯的美色迷得神魂颠倒,相信很多人是不会相信的。

卡扎菲毫不掩饰地表示爱慕赖斯,只不过是为了服务政治,服务于他的泛非洲主义。

自 1969 年 夺取政权后,他带领利比亚走上了充满理想主义色彩、极具利比亚特征的国家发展道路。

他特立独行,扮演反对西方国家强权政治和美国霸权主义斗士的角色,创建世界第三理论,改革利比亚的政治体制,竭力宣传并践行他的统一思想与理论,呼吁建立非洲合众国。

2003年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卡扎菲宣布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研究,又做出一系列积极姿态,积极与欧盟和美国改善关系,终于在2006 年让美国把利比亚从支持国家的名单中划出。

这件事上,赖斯出力很多,她甚至称赞利比亚是一个重要的学习榜样,希望利比亚成为“欧洲和非洲之间合作的桥梁”。

赖斯作为美国政坛的重量级人物,在世界上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对卡扎菲来说,有着特殊价值。爱赖斯,就是爱美国,就是卡扎菲向全世界表明,利比亚已经从理想主义转向了现实主义,开始回归正常国际社会。

虽然卡扎菲在多种场合仍对美国表示不满,认为利比亚的付出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美国在宣布与利比亚恢复外交关系后,行动上雷声大,雨点小。

但是赖斯仍然会让美国的那些非洲裔移民增加对利比亚和卡扎菲的好感,甚至有可能左右美国的对利比亚政策,以及改变美国的卡扎菲的态度。这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赖斯在回忆录《至高的荣耀》中,认为卡扎菲对她的“迷恋”是真心的,但自己能处理好这件事,因为工作就是工作。

作为一名职业外交家,赖斯从容地走进卡扎菲的私人厨房,接受了卡扎菲给她赠送的礼物,聆听了卡扎菲为她准备的歌曲《非洲黑花》。但很显然,她不可能会

卡扎菲需要的不是爱情,而是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赖斯,他可以喜欢上一个美国人,他和美国不是永远的不共戴天的仇敌。这个信号释放出去,他的目的就达到了。所有的前奏,所有的礼物和相册,都只不过是道具。这也是一代枭雄卡扎菲细腻和狡黠的一面。

卡扎菲通过向赖斯表达爱慕的方式亲近美国政府,在某种程度上,他部分成功了。利比亚从“支恐黑名单”中被移除,美国与利比亚建立外交关系,都是佐证。

卡扎菲倒台后,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维多利亚在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问当年赖斯有没有看这些照片时,维多利亚便显得很“贞节”:“国务卿不需要看这些照片。对卡扎菲的这种爱好,我只能用反常和怪异和恐怖来形容,反正觉得浑身有点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