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高管彼得·赖斯被解雇的六大关键原因

在一片有关电视内容主管彼得·赖斯与迪士尼(Disney)企业文化格格不入的报道声中,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查佩克上周突然开掉了赖斯,而且各大报道对赖斯的罢免是否属于意料之中存在分歧。如今,《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篇新报道指出了其被撤职的六大原因,意味着迪士尼已经考虑这一决定数月之久。

迪士尼的董事会对查佩克的决定表示支持,但此举却令好莱坞感到震惊,也导致迪士尼当日股价下跌了3.7%,同时,突如其来的解雇也成了高管们热议的话题。

赖斯在遭到解雇时是公司最为资深的高管之一,掌控着100亿美元的年度预算,并监管着迪士尼各大平台上的300多个电视节目,包括(ABC)、迪士尼频道、Disney+、Hulu和FX 有线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的收购过渡到迪士尼,仅在数月之后,他便与迪士尼签署了奖金丰厚的多年期聘用合同,2024年到期。

21世纪福克斯高管的薪酬要高于迪士尼,因此在迪士尼完成了这笔价值713亿美元的收购之后,公司自然会让福克斯娱乐业务高管的高薪酬向其新家“更为适度”的薪酬看齐。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在续签合同之后,赖斯的薪酬削减了500万美元,降幅达到了20%,目的是向迪士尼其他高管看齐。

在进入迪士尼之后,赖斯用福克斯的员工替换了多名迪士尼老将。据称,一些被替换的迪士尼员工在整个职业生涯从未离开过迪士尼,这波操作导致赖斯与迪士尼的老员工之间出现了矛盾。

在查佩克接任鲍勃·伊戈尔并重组了公司的媒体和娱乐业务之后,赖斯进行这类人事调动的能力有所改变。查佩克将预算大权交给了自己的副手卡里姆·丹尼尔,受此影响,赖斯很难在无人过问的情况下去改变迪士尼的人事结构。

迪士尼高管通常整个职业生涯都在这家媒体巨头工作,而且被称为“迪士尼终身员工”。《华尔街日报》称,这些员工并不欢迎赖斯,而且对其充满怀疑。

查佩克的副手卡里姆·丹尼尔执掌着迪士尼的媒体和娱乐业务,于2006年开始在迪士尼实习。他与赖斯之间便存在分歧,同样存在分歧的还有1997年加入迪士尼负责国际内容和运营的丽贝卡·坎贝尔,2000年加入迪士尼的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汀·麦卡锡,以及1993—2020年期间在迪士尼工作的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

赖斯在管理其预算时也采取了不同的方式。2021年,这位前福克斯高管希望将其节目预算中的未使用资金用于多个节目的营销和宣传,包括的喜剧《小学风云》(Abbott Elementary)以及Hulu频道的连续剧《成瘾剂量》(Dopesick)和《公寓大楼里的谋杀案》(Only Murders in the Building)。

这对于迪士尼来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措,因为节目的营销和宣传分属于两个不同的预算。这一理念遭到了公司发售和财务部门的反对。随后,赖斯与查佩克理论了此事,并拿到了后者的背书。

《华尔街日报》称,这种事经常发生,这也意味着,当赖斯搞不定的时候,他经常会跑到查佩克那里求援。

该报道称,赖斯续签Disney+流媒体服务两个节目《野鸭变凤凰》(The Mighty Ducks)和《大人物》(Big Shot)的决定遭到了质疑,因为这两个节目的成本均超过了5000万美元,而且也没有成功到花钱去续签的地步。

然而,了解赖斯的人称,在新冠疫情期间拍摄新节目的挑战让他感到疲惫不堪,而且两个节目都得到了积极的评审。此外,赖斯制作这两档节目的原因在于,他认为平台的节目不够稳定,而且他担心在推出后不久就砍掉节目会让观众感到沮丧。

赖斯被很多人誉为另一家公司高管职务的候选人,也有人说他是问题不断的查佩克的继任者。正是在这个时候,迪士尼内部的矛盾也爆发了。

赖斯备受好莱坞各大圈子的推崇,而且据称与前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伊戈尔一样,属于礼贤下士的类型。与此同时,查佩克却很难摆脱“外行人士”的称号,因为此前他曾公开与斯嘉丽·约翰逊交恶,在电影《黑寡妇》(Black Widow)于电影院上映之前便在Disney+上发布了电影。斯嘉丽称此举给其造成了潜在的收入损失。此外,查佩克还改变了其对佛罗里达州“不要说同性恋”(Don’t Say Gay)法案的态度,这部即将出台的立法旨在禁止小学课堂讨论性取向或性别身份话题。

《华尔街日报》称,尽管赖斯并未标榜自己是查佩克的接替者,但他对这种猜测也是听之任之,这一举动伤害了其在迪士尼的地位。

随着迪士尼的股价不断下跌,而且查佩克的能力亦遭到了质疑,迪士尼的局势也到了紧要关头。这位迪士尼首席执行官宣布,迪士尼电视部门娱乐业务董事长达娜·瓦尔登将取代赖斯,前者此前曾效力于福克斯,在赖斯手下工作。

Deadline的报道称,在升任迪士尼综合娱乐内容董事长之后的第一次公开评论中,瓦尔登给员工发送了一篇简报,表达了她“对查佩克无以复加的感激之情,因为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财富中文网)

在一片有关电视内容主管彼得·赖斯与迪士尼(Disney)企业文化格格不入的报道声中,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查佩克上周突然开掉了赖斯,而且各大报道对赖斯的罢免是否属于意料之中存在分歧。如今,《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篇新报道指出了其被撤职的六大原因,意味着迪士尼已经考虑这一决定数月之久。

迪士尼的董事会对查佩克的决定表示支持,但此举却令好莱坞感到震惊,也导致迪士尼当日股价下跌了3.7%,同时,突如其来的解雇也成了高管们热议的话题。

赖斯在遭到解雇时是公司最为资深的高管之一,掌控着100亿美元的年度预算,并监管着迪士尼各大平台上的300多个电视节目,包括(ABC)、迪士尼频道、Disney+、Hulu和FX 有线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的收购过渡到迪士尼,仅在数月之后,他便与迪士尼签署了奖金丰厚的多年期聘用合同,2024年到期。

21世纪福克斯高管的薪酬要高于迪士尼,因此在迪士尼完成了这笔价值713亿美元的收购之后,公司自然会让福克斯娱乐业务高管的高薪酬向其新家“更为适度”的薪酬看齐。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在续签合同之后,赖斯的薪酬削减了500万美元,降幅达到了20%,目的是向迪士尼其他高管看齐。

在进入迪士尼之后,赖斯用福克斯的员工替换了多名迪士尼老将。据称,一些被替换的迪士尼员工在整个职业生涯从未离开过迪士尼,这波操作导致赖斯与迪士尼的老员工之间出现了矛盾。

在查佩克接任鲍勃·伊戈尔并重组了公司的媒体和娱乐业务之后,赖斯进行这类人事调动的能力有所改变。查佩克将预算大权交给了自己的副手卡里姆·丹尼尔,受此影响,赖斯很难在无人过问的情况下去改变迪士尼的人事结构。

迪士尼高管通常整个职业生涯都在这家媒体巨头工作,而且被称为“迪士尼终身员工”。《华尔街日报》称,这些员工并不欢迎赖斯,而且对其充满怀疑。

查佩克的副手卡里姆·丹尼尔执掌着迪士尼的媒体和娱乐业务,于2006年开始在迪士尼实习。他与赖斯之间便存在分歧,同样存在分歧的还有1997年加入迪士尼负责国际内容和运营的丽贝卡·坎贝尔,2000年加入迪士尼的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汀·麦卡锡,以及1993—2020年期间在迪士尼工作的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

赖斯在管理其预算时也采取了不同的方式。2021年,这位前福克斯高管希望将其节目预算中的未使用资金用于多个节目的营销和宣传,包括的喜剧《小学风云》(Abbott Elementary)以及Hulu频道的连续剧《成瘾剂量》(Dopesick)和《公寓大楼里的谋杀案》(Only Murders in the Building)。

这对于迪士尼来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措,因为节目的营销和宣传分属于两个不同的预算。这一理念遭到了公司发售和财务部门的反对。随后,赖斯与查佩克理论了此事,并拿到了后者的背书。

《华尔街日报》称,这种事经常发生,这也意味着,当赖斯搞不定的时候,他经常会跑到查佩克那里求援。

该报道称,赖斯续签Disney+流媒体服务两个节目《野鸭变凤凰》(The Mighty Ducks)和《大人物》(Big Shot)的决定遭到了质疑,因为这两个节目的成本均超过了5000万美元,而且也没有成功到花钱去续签的地步。

然而,了解赖斯的人称,在新冠疫情期间拍摄新节目的挑战让他感到疲惫不堪,而且两个节目都得到了积极的评审。此外,赖斯制作这两档节目的原因在于,他认为平台的节目不够稳定,而且他担心在推出后不久就砍掉节目会让观众感到沮丧。

赖斯被很多人誉为另一家公司高管职务的候选人,也有人说他是问题不断的查佩克的继任者。正是在这个时候,迪士尼内部的矛盾也爆发了。

赖斯备受好莱坞各大圈子的推崇,而且据称与前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伊戈尔一样,属于礼贤下士的类型。与此同时,查佩克却很难摆脱“外行人士”的称号,因为此前他曾公开与斯嘉丽·约翰逊交恶,在电影《黑寡妇》(Black Widow)于电影院上映之前便在Disney+上发布了电影。斯嘉丽称此举给其造成了潜在的收入损失。此外,查佩克还改变了其对佛罗里达州“不要说同性恋”(Don’t Say Gay)法案的态度,这部即将出台的立法旨在禁止小学课堂讨论性取向或性别身份话题。

《华尔街日报》称,尽管赖斯并未标榜自己是查佩克的接替者,但他对这种猜测也是听之任之,这一举动伤害了其在迪士尼的地位。

随着迪士尼的股价不断下跌,而且查佩克的能力亦遭到了质疑,迪士尼的局势也到了紧要关头。这位迪士尼首席执行官宣布,迪士尼电视部门娱乐业务董事长达娜·瓦尔登将取代赖斯,前者此前曾效力于福克斯,在赖斯手下工作。

Deadline的报道称,在升任迪士尼综合娱乐内容董事长之后的第一次公开评论中,瓦尔登给员工发送了一篇简报,表达了她“对查佩克无以复加的感激之情,因为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财富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