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揭露了罗马人的“变态”信仰这片票房30亿拿下5座奥斯卡

这部磅礴大气的影片为我们再度展现了古罗马时期的战争场景,贵族居所和皇宫的富丽堂皇,雄伟壮丽的角斗士竞技场,用血液和汗水拼杀的战士们,每一帧每一画无不向我们展示着那个遥远帝国曾经所拥有的繁华和辉煌。

当时剧组为了搭建古罗马场景以及还原意大利著名将军马克利努斯在那段历史中的真实经历,斯科特导演带领工作人员们前往真正的古罗马遗址进行拍摄。

20年前梦工厂制作此片时尤为财大气粗,刚到驻扎点就租下了附近的一个村落,全村人都得到了丰厚报酬,并暂时搬离了自己的住所,随后剧组进村把这里改造成了为演员们提供换装和囤积道具的工作站。

影片上映后在全球都获得了不错口碑,累计票房4.6亿美金,折合人民币30亿左右,并且还斩获了第73届奥斯卡,包括最佳电影在内的5项大奖,可谓是名利双收。

罗马帝国将军马克西姆斯屡立战功,老国王对他十分喜爱,可大王子康茂德却是对他怀恨在心,这份君臣之间的信任让他感受到了危机。

马克西姆斯之所以能成为将军,勇气、胆识、能力、智慧都是不可或缺的,他凭借着这些优秀的发光点成功逃离了新君主的魔掌,可当他回家之后看到那个破败不堪满目疮痍的景象时,心里已经被埋下了复仇的种子。

一个经历过美好与权力的人又怎能甘心沦落为奴?但他为了给自己家人复仇,作为曾经的大将军,马克西姆斯勇猛机智,忠心于皇室,忠心于这个帝国。

越是这样的人,心里身处隐藏的那个地方就越软弱,妻子和孩子在地下长眠,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勇往直前,用怒火点燃古罗马竞技场。

凭借自己英勇无畏与那份熊熊燃烧着的仇恨,他很快就在一群角斗士中脱颖而出,有机会来到了大斗场,燃烧着火球的投石车变成了眼冒绿光的孟加拉虎,披着重甲黑压压一片的骑兵化作一个个手拿长矛意图杀死他的冷血机器。

经历了一场场打斗后他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仇人,使他变为孑然一身的仇人,当他与康茂德决斗并成功将其斩杀后,体力不支,倒地不起,眼前掠过的是一幕幕幻境。

在马克西姆斯倒在地上之后,人们为他送上花,每一个职位的高级长官都张开双臂将他举起,仿佛这就是能授予马克西姆斯的最高礼遇了。

古罗马诞生于公元前9世纪初,这是一个崇尚武力的文明,他们靠着不断掠夺来壮大自己,在那个时代一切都是充满野性的。

罗马人崇拜野兽,追求“暴力”,角斗场就像一个容器,承载着人们对于原始的欲望。

他们受等级制度腐蚀,只有高等种群才能算为人类,他们对这里的狂热与崇敬,对这里充斥暴力的向往都宣扬着古罗马时代的独特色彩。

马克西姆斯作为曾经的高等种群,到最后沦为奴隶,他打破了现有制度,击溃了罗马人心中释放邪恶的“角斗场”。

人们的欲望得到满足后化为崇拜与尊敬流泻到了马克西姆斯身上,这是一种近乎于畸形的英雄主义,也是一种极为“变态”的信仰。

他们一方面为角斗场重新开放振臂高呼,一方面又害怕自己沦落进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器皿当中,影片里的马克西姆斯曾用双手轻柔地抚摸过麦子,希望自己有一天功成身退能与家人享受余生温情,可正是这双温柔的手在往后的岁月里沾满了人与兽的鲜血。

在他意识模糊濒临死亡边缘时,他眼前出现了一道大门,狰狞恐怖的双手恐怕再也触碰不到那样温柔的麦穗,不管是英雄还是暴君,他们都是令人憎恨的屠夫。

低等种群们也在建造的震慑之中逐渐迷失自我,他们甚至觉得自己能够站在这个地方本身就是一种近乎于病态的荣誉。

角斗场是罗马的标志性建筑,角斗士们用血肉互相搏斗,死囚罪犯们与雄狮恶虎拼搏,这是建筑美学的卓越,也代表着古罗马皇室的血腥残暴、荒淫无度。

华美精致的石柱只留下了残垣断壁,就如马克西姆斯残破的家一样,倾覆的古国,留下的只剩尘埃,历史见证了奢靡与豪情,历史同样见证了衰败与腐朽。

菜园的药草香,晚上的茉莉花,黑黑的土壤,高大的果树,南坡的葡萄,野生的小马,想变成小马的儿子和黑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