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志 Yotel回到“胶囊酒店”始源地

莉莉去纽约市中心旅游,走进时代广场附近一家酒店,广告牌是蓝紫色灯光的“yotel”。

花费折合约2000元人民币在自助机器上办理入住后,透明玻璃窗内一只约3米高的机械臂在储存行李,给过小费、到达房间后,机器人服务员优伯特(yobot)会送上需要的食品饮料。

在电动智能床上躺了会儿,莉莉觉得房间很小,走到公共休息区。和她一样的年轻人在看书、聊天、办公,玩了一会儿后,她想,晚上或许可以去酒店里的健身房和酒吧看看。

明天,她只需要5分钟车程就能到时代广场,再坐两个小时能到新泽西州,交通很方便。

这是英国品牌Yotel集团一条重要产品线,yotel酒店,主打城市中心微型轻奢居住,拥有独特的机器人礼宾服务。

就在7月25号,yotel集团官网消息显示,将在日本东京最理想和最具活力的社区之一“银座”(Ginza)开设yotel酒店,步行15分钟就能到重要交通枢纽东京车站。

2020年,莉莉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机场等待转机,因为下一班航班等待时间太久,便走进一家机场酒店——yotelair,这也是欧洲最大的机场酒店,能提供456间客房。

同样蓝紫色的条形灯光下,她在自助机上完成登记入住,用大约670元人民币在电动智能床上休息了4个小时。除了床和迷你卫生间,要想活动,只能走出客房去公共空间。

2022年通过旅游住宿机构实时查询,住一整晚大约需要1900元人民币。因为可以按4个小时起步预约,入住率可能超过100%。

这是Yotel集团旗下另一条产品线,通常位于机场和繁忙的交通枢纽,转机换乘的人需要休息时,会想起这类酒店。

空间小、智能化、舒适、相对不贵,这是消费者给yotel酒店的评价标签。这也是2006年创始人西蒙(simon woodroff)在一次飞行后,想给旅客提供的入住体验。

那时,西蒙坐飞机被升为头等舱,他在飞机舱内小小空间里睡了一个好觉。他感受到,如此有限的空间,经过精巧设计,同样能带来高级、舒适的感受。

后来,他和团队聘请专业机舱设计师建造出第一个仿客舱房间,可以自助入住,房型创新,结合了很多无线充电、电动智能床等黑科技。

2007年,第一家yotel在伦敦开业,而后更多yotel酒店在全球布局。截至目前,官网显示已能被访问的有22处。

2017年,全球最大酒店集团之一starwood喜达屋出资2.5亿美元与yotel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1979年,著名日本建筑师黑川纪章把建筑从外形到内部都设计成堆叠排齐的舱体。这在80年代房地产飞速发展、地价颇高的日本,极大地提高了空间使用效率。

日本对于廉价的休息处需求非常大,“打工人”加班晚一点回去就没有电车,打车非常贵,所以需要一个干净便宜的地方暂时休息一晚。

据了解,按照东京出租车标准计价方式,根据车型大小,乘车起价一般为580日元(32.3rmb)、600日元(33.5rmb)、660日元(36.8rmb)不等,晚23:00时至清晨05:00时间费用加收30%。也就是说,50多块打车在北京能跑十多公里,在东京只能跑3公里。

东京新宿一般旅馆价格大概是1000人民币左右一晚,但是胶囊旅馆可以便宜到200人民币一晚。所以,如果北京酒店平均价格按照300元一晚来算,胶囊旅馆最多收费80元。

打车不如住宿,对于日本的年轻人来说,便宜、舒适、方便临时歇脚的地方非常重要。从这一点来看,yotel廉价高效的基因似乎非常适合日本。

但yotel也同样注重智能化和舒适体验,从消费者目前的评价来看,价格并不低廉,只是相较而言的低价。

Yotel目前在东京新设的酒店,拥有244间客房,同样提供标配的机器人礼宾服务、电动智能床等等。

YOTEL首席执行官Hubert Viriot认为,作为集团旗舰产品,YOTEL Tokyo将成为在日本推广品牌的垫脚石,这是一个对YOTEL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