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怒斥美化丰县铁锁竟有点鲁迅的影子

然则,我们亦不必因人废言,哪怕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未始没有见着子吸母乳,也会生出点怜悯之心来的时候,待孩子喝完,才口念阿弥落下他的屠刀。

就在很多网民不满于丰县一母亲被铁链锁颈,却没有所谓主流媒体铁肩担道义的时候,胡特评出来发了篇文章。

虽然他已不是环球时报总编,却还吊着个特约评论员的牌子,也还算个亦朝亦野的媒体人吧。

在照例“似乎……实话说……不过话说回来……国情复杂……但中国太大了……我的感觉是”等一通胡式分析之后,他还是很爽快地承认:

最后说一句:丰县的那个8孩母亲,她的居境,她脖子上的铁链,实在是我们社会的一个污点。如何处理另说,但请任何人不要以任何方式美化它。那种美化太让人恶心了。

但编敢于正视这个问题——哪怕,此问题之产生,他“出力”不少——至少也是值得表扬的。

鲁迅在《论睁了眼看》里讲,虚生先生所做的时事短评中,曾有一个这样的题目:“我们应该有正眼看各方面的勇气”。诚然,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作、敢当。倘使并正视而不敢,此外还能成什么气候。然而不幸这一种勇气,是我们中国最所缺乏的。

凡有缺陷,一经作者粉饰,后半便大抵改观,使读者落诬妄中,以为世间委实尽够光明,谁有不幸,便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