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说 阿尔忒弥斯酒店:美国版和平饭店朱迪福斯特也撑不住

看到朱迪·福斯特的大名,《阿尔忒弥斯酒店》看定了。想不到,很带感的设定、多线索的秉性和足够强大的演出阵容,却拍出了这样一个于情不合、于理不通的混沌货,在各种莫名其妙与不知所云中,得着只记得一个老太太颤颤巍巍的越走越远。

野心是个好东西,特别是创造性的工作,特别是自编自导。有了野心,才有了当年的《星球大战》和后来的《盗梦空间》,于是,得着十分期待编剧了《碟中谍5:神秘国度》和《钢铁侠3》的德鲁·皮尔斯。然而,当在商业片上还算小有所成,却非要玩文艺、玩映射,一切就变得不那么可控了。

即便是粗人如得着,都看得出《阿尔忒弥斯酒店》的问题出在哪。把很好的设定、很好的氛围和很好的演员都抛出去,剩下的只有拖泥带水的故事、莫名其妙的支线和话唠烦人的人物,那么,这绝对是控制的问题,是剧本的问题。

其实,将设定放在“未来危机”,是个挺讨巧的办法,大背景不用多说,紧张感就自然上来了;《和平饭店》式的“敌我顽犬牙交错”相持态势,自然能给各方势力的冲突和各位演员的飙戏留足了空间。基本上来说,开局绝对顺风顺水。

那么,除了交代背景、必要互动之外,增加那么多听起来不知所云的台词,应该理解为导演兼编剧刻意为之,目的是表达自我、突出风格。问题是,你表达的,我听不懂,这是不是很尴尬。为了将风格贯彻到底,各类神逻辑、各种废支线,夹杂在又快又乱的节奏中,这戏,是真飚不起来啊。

固然有朱迪·福斯特镇台面,再加上大白腿、老戏骨们的倾力支撑,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将一幢本就摇摇欲坠还到处跑风漏气的牌坊立起来。当超越本身能力所限的野心蔓延开来,剩下的就只能是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