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莱斯特城的足球流氓组织 “孩子帮” 的故事

那是1982年的莱斯特。加里·莱因克尔(Gary Lineker)还在认真踢足球,还没开始卖薯片。当时的莱斯特城足球俱乐部还在英国乙级联赛里挣扎,和他们34年后的成就相去甚远 —— 他们现在排在英格兰顶级联赛的榜首(本文发稿时已夺冠),这是球队132年历史中的头一遭 —— 而在当时,莱斯特城队的球迷中,一群被称为 “孩子帮”(Baby Squad)的足球流氓,在客场与德比郡队的比赛前发生了冲突。

“那是1982年十月,当时我们有一大队人马一起乘坐早班火车去赶下午三点开球的球赛。” 保罗·阿兰(Paul Allan*)如是说,他自称是莱斯特 “孩子帮” 的创始人之一。“我们进了一家叫做 ‘城堡与隼’(Castle and Falcon)的酒馆。我们在那玩桌球、喝啤酒。这时,一大批德比郡队的球迷也进了这家酒吧。

“‘城堡与隼’ 是他们的据点,就像在莱斯特,“福克斯思农提”(Snooty Fox)是我们的据点一样。所以当他们看见我们时,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我们厮打成一团,吧台椅在空中乱飞,连桌球球杆都用上了。我门从酒馆里扭打到街上,连警察都控制不了当时的场面。所有的警笛都响了,” 他吸了口气继续说,“我并不觉得这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我只是想告诉你真实的情况。”

十八年后,名气远远比不上伦敦那些大球迷帮派的 “孩子帮”,让莱斯特在英国国家刑事情报机构发布的一项调查中被选为英国第二暴力的足球俱乐部。那么当时 “孩子帮” 的成员都有谁,他们当时又想捍卫什么样的理想呢?

经过多年的地下运作,“孩子帮” 已经成了一个都市传奇。作为一个莱斯特人,七大姑八大姨中总有一个人是 “孩子帮” 的成员,或者有一个远方表亲参加了1987年与米尔沃尔队(Millwall)球迷的斗殴 —— 有一个警察在那场斗殴中被打碎了鼻梁和颧骨。

“孩子帮” 和 “狐狸社”(Foxes)一样,他们的成员都是丝出生,成天和休闲族(casuals,80年代英国的一个亚文化群体,由足球流氓为防止被警察发现而用时尚品牌的衣服来替代球队队服演化而来)混在一起。他们只关心三件事:足球、潮流、以及 —— 正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孩子帮前成员说的那样 —— “在周末大干一场,”

“孩子帮是在1982年成立的。当时一群年轻人从一个警察身旁走过,那个警察说:’这是什么?一群娃娃组成的黑帮?’” 里亚兹·克汉(Riaz Khan)说 —— 这位50岁的前成员还写了一本回忆录来诉说他在 “孩子帮” 里的故事。“就是这样。” 随着这个名号在警察之间流传开来,他们也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

“我们被贴上了标签,我们接受了。那时我还是个青年。” 保罗说。他现在已经52岁了。“当时我充满了肾上腺素,喜欢虚张声势。不过现在看来那只是属于那个年龄的状态,那是成长的一部分。我超爱莱斯特城,想让其它球队的球迷知道这是我们的地盘,我们的球迷队伍也比他们更大、更好。”

但是,“孩子帮” 很快就超出了球迷和抢地盘的范畴。莱斯特曾是民族阵线的桥头堡,有成员说是帮派的团结让这座城市的裂痕愈合了。“‘孩子帮’ 里有一些人最开始是讨厌东亚人的,” 里亚兹接着说,“但是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东亚人加入进来,我们也就习惯了。

莱斯特很特别。“孩子帮”,还有休闲族 —— 特别是在莱斯特和伯明翰这样的一些城市 —— 破除了很多种族屏障,那可比政府的智库,或者其它种族平权运动组织能做到的多多了。”

其它成员从别的角度描绘了这个有点奇怪的乌托邦。自从父母把他们家从约克郡搬到莱斯特之后,贝芙·汤普森(Bev Thompson)就开始和 “孩子帮” 厮混在一起。她在那见证了这个帮派是如何融合性别的。

“我会去球场看比赛,并试着融入他们。我的绰号是 ’雅格狮丹女孩’(Aquascutum Girl,Aquascutum 是英国奢侈服装品牌),因为我是这一群好战的老男人中穿得最好的之一。我并不是正式成员,说是崇拜者更合适。‘孩子帮’ 的人喜欢暴力,但我可不想被刀子弄伤!我不能像男人一样用拳头保护自己。”

贝芙还提到她成了 “孩子帮” 的放哨员。他们让她在火车站等着,当宿敌球队的球迷到达时就通知他们;还会让她在重要的比赛前去探查警察的位置。比赛结束之后,她还会替孩子帮的男孩们保管首饰和现金,以防在赛后例行的斗殴中被弄丢了。

现在已经47岁的贝芙觉得和孩子帮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她人生的一大财富。“我看到的是一群有勇气,又忠心,并且有目标的人。他们给了我自信,让我在男人的世界里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女人。”

球迷会认为他们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娱乐和足球。但是在莱斯特城俱乐部高管们的眼里,“孩子帮” 的名号却是一个麻烦。当地的报纸评论道:“暴动的球迷会毁掉这座城市的足球。” 这使得俱乐部不得不对球场内的暴力行为采取更强硬的措施。

出于安全考虑,命令在主场比赛之后用大巴把宿敌球队的球迷护送到莱斯特的火车站。1986年的一天,这项指令终于引发了一场暴乱。64名球迷因为袭击大巴而被捕,暴乱造成了数千英镑的损失。

里亚兹·克汉(右二)和他的朋友在一起 —— 并不代表他们也是 “孩子帮” 的成员

俱乐部的打压让暴力不止局限于费拔街(Filbert Street,2002年以前莱斯特城的主场)。里亚兹认为由于球场坐落在市中心,街边的连排别墅之间的夹道就成了不会被警察发觉的最好的打架场所。

“现在一切都更好控制了。到处都有监控摄像头,参加过危险活动的人都被禁止进入球场,再加上莱斯特城的主场搬迁,一切都变得更难了。王权球场(King Power Stadium)在一片很大的开阔地,如果有斗殴发生,你在一英里之外就能看见。”

“孩子帮” 最初的成员们现在还经常去现场看球,但在莱斯特,例行的赛后斗殴几乎完全消失。他们的时代结束了。一个新的帮派 ——“小孩子帮”—— 正尝试着继承他们的衣钵,不过这种帮派再也无法成为传奇。